>> Tag: 生活感悟

回頭台南一年記

oneyear

我們肩並肩坐在飛機上,一人扭頭問另外一人:這(回頭台南)到底是誰出的餿主意?!然後兩人嘻嘻哈哈地笑顏如花。
再次回想這個畫面的今天,兩人竟已回頭台南整整一年。

回頭台南之前,不論我們計畫了多久,計畫得多麼巧妙,多麼詳盡,這一整年都讓我們措手不及。

雖說這是「回頭」,但離開台南已經快二十年的Mr.I和在截然不同的社會環境中成長的Ms.J,回頭台南變得像是一場異地的大冒險,所有的計畫都是紙上談兵。

適應全新得陌生的環境,從新創業的舉步維艱,家人的意外,突如其來報到的小生命,剛剛覺得紮穩馬步就遭遇的滑鐵盧……我們所期待的所有生活的細枝末節,淹沒在這一次次的猝不及防裡。

一年365天,我們開始在這個曾經一度陌生的環境裡安然自得了嗎?我們真的「回頭台南」了嗎?

如果說這一年的考卷是「回頭台南」,我們應該完全不及格;
如果說這一年的考卷是「人生裡轉角的一年」,各種紛亂危機裡我們過得其實還不賴,歷險重重,故事滿滿。

創業的路總會風起雲湧,而即將出生的小生命又將再次打亂我們的全盤計畫。

誰知道明天將開啟的是怎樣的回頭台南的第二年,反正,沒有人是生活的行家。

長長的路上,總有光!

風信子

半夜突然襲來的整個房間的搖晃,門窗玻璃哐噹直響,半夢半醒的思緒被毫無懸念地拉回了512大地震時的成都。第一次經歷地震不知者無畏的Ms.J和經歷過921大地震假裝沈著的Mr.I,每天帶著完全不諳世事、沒有神經的Mr.S,在成都無所事事地穿街走巷(因為地震全城大停擺了一週)。

一年後,我們仨盲目地從成都出走上海,從慘淡到愜意。如果真的要細細地去回顧我們在上海是如何度過了那段創業失敗積蓄花完的幽暗日子的,生活是如何發生了轉折,其實我們自己也說不清楚(所以不要輕易相信那些成功人士的總結,大多都不過為了總結而得出的所謂金玉良言…),橫衝直撞中,總算是扒開了屬於我們自己的一片天,Mr.S的口糧也從寶路伴豆瓣醬升級到了香噴噴的皇家。

和出走上海不同,回頭台南經過了一年多的深思熟慮,時間長得所有人都懷疑’回頭台南’這件事發生的機率還有多少時,回頭不過就是一念之間就發生的事,吃驚了所有人。

但殘酷的現實是:在上海優哉游哉日子裡規劃出的台南生活,一丁點兒都沒有派上用場,這裏的步調、生活習慣、創業環境、溝通方式對已經離家二十幾年的Mr.I和從未在這裏生活過的Ms.J和Mr.S來說都是陌生得格格不入。

所有的一切都再一次從零開始:重新調整生活步伐,調整心態,調整作息,調整創業方向,困惑茫然中不斷地提醒自己不忘回頭的初衷,踉踉蹌蹌中,終於開始慢慢擲地有聲地落拓前行。

我們仨在一起這8年多,一起走了好遠,一年年的風雨,一場場的硬仗,還有舒適甜蜜的糖衣炮彈,都還沒能磨掉我們仨的稜角和偏執(Mr.S還是那麼史…),還能在這個快速浮躁的年代,繼續心如明鏡地去相信,理想主義很重要,內心價值很重要,對生活的堅持很重要,那些跟生計無關的看似無用的東西也都很重要,它們是這長長路上,一直在前方的光。

別了,2014

一直糾結這樣的制式化總結是不是真的必要,拖到了最後一天的最後時刻,還是來寫一寫,尤其從6月到台灣後就已沒有更新博客(心有餘而力不足),總是該為自己的2014簡要地寫些什麼,而且今年怎麼樣也算得上是人生轉角的一年。

上海五年,生活從開始的格格不入到最後的愜意愉悅,時間還是最大的功臣。今年剛開始的時候,完全沒有預料到生活將會發生怎樣的改變,一切都順其自然地發生。

把一段7年的感情收官為正,將漸入佳境的生活告一段落,遷徙到跨海之隔的對岸生活,這樣的改變雖然在料想之中,也是在意料之外,而原本臨走前計畫要半退休的台灣生活,最後卻因為身不由己而變得比過去都更操勞更累。

記得某一天艾先生跟我說:“不管怎麼樣,妳是在做一件很多人想都想不來的事——那就是在台灣生活。”我聽過不禁覺得說得真對,有多少人想盡各種方法都想要到台灣來生活,或體驗生活,學生擠破頭都想要來台灣當交換生,自由行的人恨不得可以把時間延長再延長,不能自由行的哪怕是走馬觀花也要跟著旅行團來匆匆玩上一圈……

可是生活就是生活本身,在哪裡其實都一樣,吃飯、工作、散步、看書、睡覺…我覺大部分的時間都不曾覺得我生活在一個有多麼特別的地方,雖然也有很多嶄新的體驗。我這麼說,很多人應該都覺得是我太疏忽於生活,其實在我看來,這才是生活,它只跟個人有關。

以前一直都說,生活是個陷阱,不小心就會墮落其中,現在隨時想起來,仍舊寒意陣陣。

守舊和堅持是台南這個城市獨特的氣質,我在這裏的生活仿佛時光倒流了好幾十年,我在這個城市仍舊還是一個外來者的模樣。

而,時間自有他的答案。

最「站」的一天

三個月前剛回台南頭腦還在發熱的 Mr.I 答應大學同學要去參加繞著東海校園跑一圈的傑人盃馬拉松接力賽。答應之後,此事隨之即被拋之腦後。

IMG_2957

時間臨近 Mr.I 被提醒才記起此事,這時台中的酒店幾乎都已經訂不到房間,直到最後一天才臨時在 airbnb 上訂到一間六人間(不過就他和 Ms.J 而已)

臨行前, Mr.I 說我們不開車去,跑完還要從台中開車回台南太累了。於是兩人坐著高鐵傻乎乎地走向最「站」的一天。

早上五點半在東海大學門口集合後一隊人在起跑點附近找了一個地方,一直站著聊天,等待接棒輪替,到十一點半他們跑完全程。

參加接力的 Mr.I 筋疲力盡,站了五個多小時當觀眾的 Ms.J 也兩腿發軟。

Mr.I 說:我們去坐台鐵悠回去吧!
什麼?台鐵?就沒人在坐吧? Mr.I 的同學說。
這樣剛好阿,二個小時剛好可以休息睡個覺,高鐵時間都太短,不好睡。Mr.I 計劃滿滿地說。

吃了一頓美美的午餐補充完體力後,Mr.I 和 Ms.J站在馬路邊,準備坐計程車去火車站,結果計程車遲遲沒有蹤影,Mr.I 看到旁邊不遠處的公車站,說:乾脆坐公車好了,反正還有時間。

好死不死,剛好來了一台公車,兩人想也沒想就跳了上去。上車刷完卡抬頭一看,竟然滿滿全部都是人,好不容易找到一個角落站穩腳,一路的堵塞外加紅綠燈,一段短短的路程活活站了一個多小時才到!

一下公車,看著人群洶湧的火車站,已經腿軟的 Ms.J 絕望地跟 Mr.I 說:看你買不到有座的票,站兩個小時回去怎麼辦!

Mr.I 一臉自信地牽著 Mr.J 穿過洶湧的人群,說:不用擔心,有我在!

然後, Mr.I 和 Ms.J 就真的在台鐵上站了兩個半小時回到台南!

沒座就算了,竟然還晚點!!

IMG_2972

雖然從來沒在跑步的 Mr.I 跌破眾人眼鏡地跑完全程(用了37分鐘跑完5.25KM),還在中途對著鏡頭做鬼臉,但這一切都不能否定一個事實—–這個人專出餿主意!

哎,此人 Mr.I 真的離開台灣太久了,不只是假台南人,還是假台灣人,確認無誤…

與森林的內心交談

杉林溪

N多年前,前兩次全家出動去溪頭,每次都遇到颱風。

出發的前幾個小時,我們才發現許久沒有颱風訪問之後,九月的天竟有颱風來訪,就好像命運把我們一家、溪頭、颱風三者綑綁在一起,時隔了20多年,這個命運還沒有被打破。

心想民宿已定,看著衛星雲圖,颱風應該速度沒這麼快,所以帶著一點僥倖心理,加上一些擔憂,還是決定出發吧,始終相信天助自助。

我們的原計劃是要去溪頭,當天先住在溪頭附近北勢溪畔的民宿,一住下安頓好就帶著我們家的胖妖怪(MR. S的OS:沒禮貌…)去妖怪村找妖怪。

妖怪村

妖怪村

妖怪村

晚上在民宿酒足飯飽之後,跟著大家一起做了竹燈籠,正當大家興致勃勃要提著竹燈籠要去夜遊的時候,外面竟然下起了雨,眾人只好提著竹燈籠怏怏地各自回房。

水氣讓燈光氤氳在漆黑的山林裡,雖然擔心著隔天早上一醒,就因為颱風要打道回府,但提著竹燈籠踏著濕漉漉的階梯一路走去,卻無比的心曠神怡。

因為下雨無處可去,山裏夜晚的寧靜讓我早早就睡去。沒想到的是,一覺飽飽地醒來,迎接我們的是異常的好天氣。

溪頭不歡迎狗狗進去,囧,我們只好臨時改變計劃,印象中上一次去杉林溪已經遠在小一的時候,時隔30年(很可怕的數字),不如就直接殺過去看看這數十年下來的變化。

就這樣,我們開始了一段在森林中溪流邊爬山涉水7公里超過4小時的漫步。

杉林溪

溪水,棧道,豔陽,森林的芬多精,還有大自然臨時路邊加演的蛇吞蛙的現場…

回到台灣三個月有餘,走在杉林溪的森林步道,空氣中不再感到南台灣的悶熱,沒有了急迫想在自己的家鄉站穩腳步的念想,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無比的輕鬆自在,而前一夜雖擔心颱風打亂我們的行程,我也第一次有了睡飽的感覺(終於),這才是我回頭台南想獲得的,這場與森林的獨自對話,收獲許多。

幹點沒用的事…

ncku-walk

偶然經過舊成大圖書館,不知這棟有點年紀的大樓,現在是做什麼的,但下雨過後走在大學路上,那種感覺就好像回到過去,不知為何,每次走在這裡,因為腦袋放空了,內心都特別的放鬆…

回到台南之後,每天都在忙碌中度過,三餐還要靠家裡打理,經常過意不去,突然看到一篇文章:幹點沒用的事,做個沒用的人…

這…不正是我的理想生活嗎?為什麼為了追求我的理想生活而回到台南,反而好像變成了最不理想的生活??

我們不會讓自己的腳步慢下來,容忍自己去做一個「沒用」的人,做一些「沒用」的事,讓自己獲得身心的愉悅,我們總想不斷地證明自己有用,即使違背了自己的內心,折磨了自己的身體,感到痛苦與疲憊也在所不惜。

什麼樣的人生才是有趣的人生,其實這根本沒有標準答案,既然沒有標準答案,自然就不存在是否有用一說。

很多時候,認真體驗和感受美好的事物能讓我們身心愉悅,讓我們感到幸福快樂,誰能說這些事是沒有用的呢?

不後悔的走下去

今天特別懷念回台之前在上海的生活,那種要什麼有什麼的生活…

照片 1

這個時候,大概只有照片中的這個景色,可以撫慰我的內心…

我說這是我回到台南,最喜歡的風景,南部朋友會覺得很不可思議,這是再平常不過的場景,夕陽(或者朝陽)染紅了藍天及少許白雲配上一大片農田的廣闊場景,這如同生活在一幅美麗的畫作當中,確實生活不是那麼的多元,員工也不是那麼的好找,但如果這些是我所追求的,那我現在回不到台灣,而是卡在上海,那個一下樓就有好幾間高檔百貨公司,賺錢速度很快,卻靠花錢來平衡並滿足生活的缺憾,租個高樓層卻近萬塊RMB的小空間,永遠有優秀且企圖心滿滿的年輕人毛遂自薦,卻一年難得看到一兩次藍天白雲,走在路上還經常要跟人錯身而過,還要擔心東西被偷,連飲用水以及呼吸的空氣都那麼不叫人放心…

好,這樣的自我安慰夠了,選擇自己想走的路,就沒有靠夭的權利,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最瘋狂的事

IMG_2547

夜間拜訪完客戶回家的路途上,不知聊著什麼,MS.J突然問了後座的A小姐一個問題,「你這輩子做過最瘋狂的事是什麼?」…

A小姐回答到:「我環島過兩次,一次騎腳踏車,一次騎摩托車。」

然後MS.J 補充說:「嗯,以後我們公司要面試新人一定要問這個問題…」

回到家後,MS.J 跟MR.I 說:「你做過最瘋狂的是什麼呢?」

MR.I 思索了一下心理得意的回答:「很多耶,比如說20出頭就環球出差兩次,30出頭還用將近4個月環遊中國一周,還有沒帶多少錢就自己跑到上海跟朋友合夥創業。」

MS.J好像心理已有答案,冷冷的回答:「你知道嗎?以前覺得自己的瘋狂事很多,什麼離家出走被公安局押解回家,什麼國中帶領全班同學罷課抗議,什麼踢足球、當鼓手組樂團…都遜掉了,我覺得我正在經歷我人生中最瘋狂的事,嫁給一個台灣人,還跟他一起放棄百萬年薪(RMB),然後來到人生地不熟講話又聽不太懂的台南鄉下!」

MR.I 心想到「也對喔,這件事對我也夠瘋狂的了。」兩人又哈哈大笑了一回…

其實做過最瘋狂的事又何止我們倆,一旁呼呼大睡的MR.S一定會說:「哼,我兩個月的時候就莫名其妙的坐飛機到成都,之後又被空運到上海,最後竟然來了台灣!這對一隻狗來說,才叫做瘋狂吧!」

也許,還會有更瘋狂的事在後頭,這就是我們的生活…

對於呼吸著的每一天,我們要的不多,不奢望花不完的財富,而是認真的活著, 回歸生活最原始的本質,用一生探尋生命的真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