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g: 理想生活

還差17天

再過 17 天,就回到台南一年了,去年到了這個時候,我們在上海的行李正好都已經裝箱,等著快遞上門收件,準備先於我們回到台灣。

而房租租約也即將到期,因為不續租,我們在 Airbin 上找了一個在法租界的老平房住了幾天,一來是離走前感受不一樣的上海,二來等著 Stupid 辦完手續,確認回台沒有問題,我們才好安心離開。

這幾天,多事之秋,明明是夏天…

記得當時在上海要回來之前,一個前輩要我們收好返回台灣的單程票,他說「未來當你遇到什麼事情,徘徊猶豫的時候,拿起來看看,想想當初為什麼要做這個決定,這可以堅定你的信心,幫你走的更遠。」

回來之後,一直覺得,我好像用不到這招,我們心意已決,而且生性就是喜歡挑戰的…直到今天…

IMG_4661

回想我們的人生裡的每一段,都像走鋼索,又很像高速衝刺即將失速的列車,前方可能碰壁,但一轉身又可能掉到無底深淵。回頭台南,原本我們覺得是比較輕鬆的一種選擇,但其實比過往生活,勞心勞力的程度,有過之,非常過之!

尤其這幾天,感受至深…

但你知道的,困難永遠不會少,但辦法更多,就如同我拿起了去年的單程回程票,內心之激動,讓我自己都嚇一跳,「勿忘初衷」、「在逆境中想想美好的事物」,這才是我們回頭台南的真諦以及願想。

人生正是如此,不回頭的走下去,一直到看見「希望」的曙光…

長長的路上,總有光!

風信子

半夜突然襲來的整個房間的搖晃,門窗玻璃哐噹直響,半夢半醒的思緒被毫無懸念地拉回了512大地震時的成都。第一次經歷地震不知者無畏的Ms.J和經歷過921大地震假裝沈著的Mr.I,每天帶著完全不諳世事、沒有神經的Mr.S,在成都無所事事地穿街走巷(因為地震全城大停擺了一週)。

一年後,我們仨盲目地從成都出走上海,從慘淡到愜意。如果真的要細細地去回顧我們在上海是如何度過了那段創業失敗積蓄花完的幽暗日子的,生活是如何發生了轉折,其實我們自己也說不清楚(所以不要輕易相信那些成功人士的總結,大多都不過為了總結而得出的所謂金玉良言…),橫衝直撞中,總算是扒開了屬於我們自己的一片天,Mr.S的口糧也從寶路伴豆瓣醬升級到了香噴噴的皇家。

和出走上海不同,回頭台南經過了一年多的深思熟慮,時間長得所有人都懷疑’回頭台南’這件事發生的機率還有多少時,回頭不過就是一念之間就發生的事,吃驚了所有人。

但殘酷的現實是:在上海優哉游哉日子裡規劃出的台南生活,一丁點兒都沒有派上用場,這裏的步調、生活習慣、創業環境、溝通方式對已經離家二十幾年的Mr.I和從未在這裏生活過的Ms.J和Mr.S來說都是陌生得格格不入。

所有的一切都再一次從零開始:重新調整生活步伐,調整心態,調整作息,調整創業方向,困惑茫然中不斷地提醒自己不忘回頭的初衷,踉踉蹌蹌中,終於開始慢慢擲地有聲地落拓前行。

我們仨在一起這8年多,一起走了好遠,一年年的風雨,一場場的硬仗,還有舒適甜蜜的糖衣炮彈,都還沒能磨掉我們仨的稜角和偏執(Mr.S還是那麼史…),還能在這個快速浮躁的年代,繼續心如明鏡地去相信,理想主義很重要,內心價值很重要,對生活的堅持很重要,那些跟生計無關的看似無用的東西也都很重要,它們是這長長路上,一直在前方的光。

被問最多的問題

DSCF0300

上週到台北去演講同時也安排拜訪了幾個朋友,台北的天氣濕冷雖不若上海,但我的眼睛以及皮膚就開始不聽話,先是眼睛太乾,睜不開,再來,一整夜皮膚都乾癢,而行程結束回到台南,這個溫暖的地方,一切都回復正常…

不是只有在台北的時候,即使在南部,很多人問我,「為什麼要回台南」、「為什麼要離開上海」,我最早的答案「想回到最簡單的生活」、「想過著最低物慾以及半退休狀態的日子」。

思考一個問題,不少人都會說,總有一天,我要回到南部過生活,那麼「總有一天」為什麼不是立刻、今天,這個問題我想了很久,有一天父母年紀大了,有一天厭倦了都會生活,有一天存款夠了,但那些無法讓我回去的原因,五年後、十年後究竟會更加嚴重,還是會逐步消失呢?

事實是,過去十年,可以回台灣的時間越來越少,每年最多只有兩次機會,而且每次的時間平均不到五天,加起來一年365天只有10天左右可以待在台灣,而即使回到台南了半年,上海還有不少工作主動找我,只要我點頭,每年就有200萬人民幣的收入。

是不是真的等我混不下去了、破產一無所有了,才有這個機會?

越想越可怕,所以,我回來了…

這著轉折有點硬!!!

但,老實說,我自己越來越無法說服自己,覺得這些答案讓我越來越無地自容,因為現實狀態是「忙到連思考的時間都沒有」,以及「還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能夠走出這條理想的道路」,生活總是一再給我不少挑戰,心情越急、事情越雜,越需要慢下腳步,所謂「急事緩辦」、「厚積薄發」的領悟,雖不是前所未有,卻再一次深刻的體會。

生活就是如此的殘酷,然而,這或許也是一種反思的契機,想改變生活,先改變心態,先調整自己的預期心理,先放慢自己的思維與動作。

不能再有那種下一刻就要看到成績的急迫念想,而是想的更長遠、挖的更深入,就如同種一顆大樹一樣。

越來越能對一些事物釋懷,越來越有良好的心態,這確實都是生活所逼得來。

如同今天剛剛買的一本書《茱莉雅的好時光》,烹飪大師 Julia Child 的傳記,Juila 在40歲前,完全不會做菜,但50歲,她成為了家喻戶曉的廚神,過程中自娛娛人、有所堅持、卻不給自己過多的壓力,久而久之,自己也就越來越強大,甚至不容易被超越。

這,也才是「回頭台南」的真諦。

P.S. 如果要說一點回頭台南的壞處,那就是冬天的時候,待在上海,Mr.S 一個月只要洗澡一次就可以,而在台南,每週都要洗澡…

寫在回頭台南的第180天

DSCF0518

曾經想過,要到大理去生活個幾年,放慢腳步,沈澱一下自己,同時也思考自己想要什麼生活,未來想再以什麼面貌來面對這個世界。

大理,走過曾經的繁華,隨著時代的變遷而落寞,所以特別適合做這件事,我們在當地也見到了許多正在做這件事的年輕朋友,這就好像美國的 66 號公路一樣,而,我們會回頭台南,也正是這個緣由,台南,也是一個繁華一時,而回歸到基本的一的地方,一樣有好天氣,一樣適合無所事事,一樣的適合過一種從容不且低慾望的生活。

只是,不知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轉眼我們回到台南已屆半年(真快!!),然而,雖有這種半退休生活的理想,多半時間,我們只是把過去的生活搬回台南,再加上多年來的職業習慣,每件事總想盡善盡美,每天起早貪黑,因此,這半年的生活,異常的辛苦與疲憊,忽略了生活品質,忽略了家人,更違背自己所謂「人生最瘋狂的選擇」。

這個巨大的轉變,確實讓我們進退維谷。

因此,我們強迫自己,每天晚上一定要有一個檢討時刻,重新檢視自己的心態,當初該有的想法繼續堅持,即便別人看不懂,而過去不該有的一些堅持,說服自己慢慢抹去,留給自己更多喘息的時間與空間,尋找回頭台南生活以及工作的平衡點,領悟這種回歸基本生活的樂趣。

對於我們,長時間已經跟時間賽跑的人,凡事講求效率的風格,應該,還要有不少的調整過程,這半年是一個震撼教育,而我們真的領略到不少,而幸好的是,台南,真的是一個適合玩理想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