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g: 手作

我們的手工印章

總覺得要做些小玩意兒來玩玩,才會讓回頭台南這個主題多點趣味,以及可以留下走過這一遭的蛛絲馬跡,多年以後,再回首時,也才有吹牛的題材。

因著這樣的目的,我們一直想去做一個印章來玩玩,上面的文字就是「回頭台南」以及一句slogan「人生最瘋狂的選擇」,只是我們把我們想做的樣式提交給熟悉刻印章的朋友,一直都不是很順利,因為我們期望的那排小字太小,不容易刻印出來。

於是 Ms. J 突發奇想(應該也不能這樣說,她在上海的時候就自己手工刻了十個阿拉伯數字以及26個英文字母),自己手工刻了四個字的印章,如下圖。

手工印章

就這樣,這件事情因為我們的忙碌,暫時被放在一邊,某天,Mr. I 在朋友的Facebook上看到她最近找朋友刻了一個很有風格的手工印章,馬上就請她幫忙介紹這位高人,經過幾句簡單的談話,馬上就委託這位高人幫忙設計並刻了這個手工印章。

今天一早郵差騎著機車嗶嗶地叫我們簽收掛號信。雖然之前已經看過照片,但打開看到成品的時候,還是小小的感動了一下。

像這位手刻橡皮章高人說的,「在這電腦科技發達的時代,只要寫幾筆、畫幾劃,拿到刻印店掃描輸入圖案就能刻出一個章,又快又準確!缺點是,電腦刻的總感覺少了一點”不完美”的人味!用”手”刻文字章既費力又傷眼力,但最大玩味就在於那不完美的”手痕”,刻出來的文字絕不是”電腦選的”,也不會出現第二次。」

這樣的”獨一無二”和不能被模仿,就如同我們一直在走的路一樣(淚…已哭)。

手工印章

手工印章

這個印章會做什麼用途呢?老實說,我們也還不知道,但歡迎朋友們過來蓋蓋章吧,至於下一步我們會做什麼,也許某天的夢裡,我們會有靈感吧。

與森林的內心交談

杉林溪

N多年前,前兩次全家出動去溪頭,每次都遇到颱風。

出發的前幾個小時,我們才發現許久沒有颱風訪問之後,九月的天竟有颱風來訪,就好像命運把我們一家、溪頭、颱風三者綑綁在一起,時隔了20多年,這個命運還沒有被打破。

心想民宿已定,看著衛星雲圖,颱風應該速度沒這麼快,所以帶著一點僥倖心理,加上一些擔憂,還是決定出發吧,始終相信天助自助。

我們的原計劃是要去溪頭,當天先住在溪頭附近北勢溪畔的民宿,一住下安頓好就帶著我們家的胖妖怪(MR. S的OS:沒禮貌…)去妖怪村找妖怪。

妖怪村

妖怪村

妖怪村

晚上在民宿酒足飯飽之後,跟著大家一起做了竹燈籠,正當大家興致勃勃要提著竹燈籠要去夜遊的時候,外面竟然下起了雨,眾人只好提著竹燈籠怏怏地各自回房。

水氣讓燈光氤氳在漆黑的山林裡,雖然擔心著隔天早上一醒,就因為颱風要打道回府,但提著竹燈籠踏著濕漉漉的階梯一路走去,卻無比的心曠神怡。

因為下雨無處可去,山裏夜晚的寧靜讓我早早就睡去。沒想到的是,一覺飽飽地醒來,迎接我們的是異常的好天氣。

溪頭不歡迎狗狗進去,囧,我們只好臨時改變計劃,印象中上一次去杉林溪已經遠在小一的時候,時隔30年(很可怕的數字),不如就直接殺過去看看這數十年下來的變化。

就這樣,我們開始了一段在森林中溪流邊爬山涉水7公里超過4小時的漫步。

杉林溪

溪水,棧道,豔陽,森林的芬多精,還有大自然臨時路邊加演的蛇吞蛙的現場…

回到台灣三個月有餘,走在杉林溪的森林步道,空氣中不再感到南台灣的悶熱,沒有了急迫想在自己的家鄉站穩腳步的念想,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無比的輕鬆自在,而前一夜雖擔心颱風打亂我們的行程,我也第一次有了睡飽的感覺(終於),這才是我回頭台南想獲得的,這場與森林的獨自對話,收獲許多。

手染初體驗

「我想就慢慢把我染布的這些東西全部教給你…」
「哇,那我真是太榮幸了!」
「有什麼好榮幸的啊?!大家朋友這麼多年了,我把它帶到棺材裏面去有什麼用啊?」
大叔(雖然朋友多年,他跟我父親同歲,在這裏還是用大叔來稱呼他比較恰當)坐在我的對面,笑呵呵地說。

「學各種無用失傳的老手藝」是我一直想卻無實際進度的計劃,有人想學,但未必有人肯教。遇見一個保藏老手藝的人就已不易,還願意沒有任何回報的傾囊相授,那絕對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事情。

水煮、調色、浸染、翻滾、清洗、晾曬…

「相信我,我手染這麼多年,只有當你的心真正平靜下來,心無雜念的時候,調出來的顔色,最後呈現出來的效果,才會是最漂亮的。」大叔這麼說。

認真而單純的對待事情本身,而不要去在乎事情可能會帶來的各種慾望(比如名聲、金錢),真正地享受每一件事情的過程,我們正一直努力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