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g: 心態調整

被問最多的問題

DSCF0300

上週到台北去演講同時也安排拜訪了幾個朋友,台北的天氣濕冷雖不若上海,但我的眼睛以及皮膚就開始不聽話,先是眼睛太乾,睜不開,再來,一整夜皮膚都乾癢,而行程結束回到台南,這個溫暖的地方,一切都回復正常…

不是只有在台北的時候,即使在南部,很多人問我,「為什麼要回台南」、「為什麼要離開上海」,我最早的答案「想回到最簡單的生活」、「想過著最低物慾以及半退休狀態的日子」。

思考一個問題,不少人都會說,總有一天,我要回到南部過生活,那麼「總有一天」為什麼不是立刻、今天,這個問題我想了很久,有一天父母年紀大了,有一天厭倦了都會生活,有一天存款夠了,但那些無法讓我回去的原因,五年後、十年後究竟會更加嚴重,還是會逐步消失呢?

事實是,過去十年,可以回台灣的時間越來越少,每年最多只有兩次機會,而且每次的時間平均不到五天,加起來一年365天只有10天左右可以待在台灣,而即使回到台南了半年,上海還有不少工作主動找我,只要我點頭,每年就有200萬人民幣的收入。

是不是真的等我混不下去了、破產一無所有了,才有這個機會?

越想越可怕,所以,我回來了…

這著轉折有點硬!!!

但,老實說,我自己越來越無法說服自己,覺得這些答案讓我越來越無地自容,因為現實狀態是「忙到連思考的時間都沒有」,以及「還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能夠走出這條理想的道路」,生活總是一再給我不少挑戰,心情越急、事情越雜,越需要慢下腳步,所謂「急事緩辦」、「厚積薄發」的領悟,雖不是前所未有,卻再一次深刻的體會。

生活就是如此的殘酷,然而,這或許也是一種反思的契機,想改變生活,先改變心態,先調整自己的預期心理,先放慢自己的思維與動作。

不能再有那種下一刻就要看到成績的急迫念想,而是想的更長遠、挖的更深入,就如同種一顆大樹一樣。

越來越能對一些事物釋懷,越來越有良好的心態,這確實都是生活所逼得來。

如同今天剛剛買的一本書《茱莉雅的好時光》,烹飪大師 Julia Child 的傳記,Juila 在40歲前,完全不會做菜,但50歲,她成為了家喻戶曉的廚神,過程中自娛娛人、有所堅持、卻不給自己過多的壓力,久而久之,自己也就越來越強大,甚至不容易被超越。

這,也才是「回頭台南」的真諦。

P.S. 如果要說一點回頭台南的壞處,那就是冬天的時候,待在上海,Mr.S 一個月只要洗澡一次就可以,而在台南,每週都要洗澡…

寫在回頭台南的第180天

DSCF0518

曾經想過,要到大理去生活個幾年,放慢腳步,沈澱一下自己,同時也思考自己想要什麼生活,未來想再以什麼面貌來面對這個世界。

大理,走過曾經的繁華,隨著時代的變遷而落寞,所以特別適合做這件事,我們在當地也見到了許多正在做這件事的年輕朋友,這就好像美國的 66 號公路一樣,而,我們會回頭台南,也正是這個緣由,台南,也是一個繁華一時,而回歸到基本的一的地方,一樣有好天氣,一樣適合無所事事,一樣的適合過一種從容不且低慾望的生活。

只是,不知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轉眼我們回到台南已屆半年(真快!!),然而,雖有這種半退休生活的理想,多半時間,我們只是把過去的生活搬回台南,再加上多年來的職業習慣,每件事總想盡善盡美,每天起早貪黑,因此,這半年的生活,異常的辛苦與疲憊,忽略了生活品質,忽略了家人,更違背自己所謂「人生最瘋狂的選擇」。

這個巨大的轉變,確實讓我們進退維谷。

因此,我們強迫自己,每天晚上一定要有一個檢討時刻,重新檢視自己的心態,當初該有的想法繼續堅持,即便別人看不懂,而過去不該有的一些堅持,說服自己慢慢抹去,留給自己更多喘息的時間與空間,尋找回頭台南生活以及工作的平衡點,領悟這種回歸基本生活的樂趣。

對於我們,長時間已經跟時間賽跑的人,凡事講求效率的風格,應該,還要有不少的調整過程,這半年是一個震撼教育,而我們真的領略到不少,而幸好的是,台南,真的是一個適合玩理想的地方。

走鐘的二十一天

回到台灣“才”過了21天,重新適應台南生活的這段時間,每天都好像漫長的歲月。

為什麼說走鐘(台語)?走鐘簡單的解釋就是時鐘不準,如同我們這21天的生活,beta版測試中,尚未找到對的生活節奏,不是爆衝就是找不到方向…

對老狗Mr.S來說,也是,這21天後,他才從中興大學獸醫院的牢籠中解禁,回到未曾來過的台南新家。

中興大學檢疫舍

狗狗為什麼要被隔離21天呢?

如果人被有狂犬病的動物咬傷,那個動物如果20天之內(也有說10天)沒有發病死亡,那被咬到的這位老兄(或大姐)就安全沒事,因此從狂犬病疫區(Stupid從上海回來)來到台灣的貓狗(其他動物我不知道)都至少需要隔離21天(聽說也有被隔離180天),以示安全。

真的,回來生活的感覺跟之前單純回來度假差很多,尤其是心態…

幸運的是,今天起,我們終於在台灣團圓了,這將是一個嶄新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