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g: 傳統技藝

與森林的內心交談

杉林溪

N多年前,前兩次全家出動去溪頭,每次都遇到颱風。

出發的前幾個小時,我們才發現許久沒有颱風訪問之後,九月的天竟有颱風來訪,就好像命運把我們一家、溪頭、颱風三者綑綁在一起,時隔了20多年,這個命運還沒有被打破。

心想民宿已定,看著衛星雲圖,颱風應該速度沒這麼快,所以帶著一點僥倖心理,加上一些擔憂,還是決定出發吧,始終相信天助自助。

我們的原計劃是要去溪頭,當天先住在溪頭附近北勢溪畔的民宿,一住下安頓好就帶著我們家的胖妖怪(MR. S的OS:沒禮貌…)去妖怪村找妖怪。

妖怪村

妖怪村

妖怪村

晚上在民宿酒足飯飽之後,跟著大家一起做了竹燈籠,正當大家興致勃勃要提著竹燈籠要去夜遊的時候,外面竟然下起了雨,眾人只好提著竹燈籠怏怏地各自回房。

水氣讓燈光氤氳在漆黑的山林裡,雖然擔心著隔天早上一醒,就因為颱風要打道回府,但提著竹燈籠踏著濕漉漉的階梯一路走去,卻無比的心曠神怡。

因為下雨無處可去,山裏夜晚的寧靜讓我早早就睡去。沒想到的是,一覺飽飽地醒來,迎接我們的是異常的好天氣。

溪頭不歡迎狗狗進去,囧,我們只好臨時改變計劃,印象中上一次去杉林溪已經遠在小一的時候,時隔30年(很可怕的數字),不如就直接殺過去看看這數十年下來的變化。

就這樣,我們開始了一段在森林中溪流邊爬山涉水7公里超過4小時的漫步。

杉林溪

溪水,棧道,豔陽,森林的芬多精,還有大自然臨時路邊加演的蛇吞蛙的現場…

回到台灣三個月有餘,走在杉林溪的森林步道,空氣中不再感到南台灣的悶熱,沒有了急迫想在自己的家鄉站穩腳步的念想,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無比的輕鬆自在,而前一夜雖擔心颱風打亂我們的行程,我也第一次有了睡飽的感覺(終於),這才是我回頭台南想獲得的,這場與森林的獨自對話,收獲許多。

Change Face

川劇

多年前MR.I還在成都工作的時候,每每公司有遠方的客人來,都會安排晚上到文化公園的蜀風雅韻劇場看一場一個半小時的川劇表演,而我們在地人,經常會說,「那有啥好看的。」甚至還帶著一點在地人見怪不怪的口吻,覺得那是外地人才會在乎的把戲。

身為四川人,離開了四川多年,竟然在來到台南以後,才因緣際會第一次在自己的家鄉看了一次真正的川劇表演。


川劇變臉和目前最吸眼球的創新表演-變身

看完表演出來,伴著夜色,MR.I 問我「好看嗎?」,我拼命的點著頭。在這快兩個小時的時間裏,我幾乎每一分鐘都為這些表演和這些藝術家所折服。

大多數人的印象,川劇就是變臉,但其實那只是川劇裡面的一小小部分,變臉是這一個半小時的最後壓軸,伴隨著噴火以及目前最吸眼球的創新表演-變身,而在這之前,還有川戲(以四川話唱)、木偶傀儡戲、手影、南胡、嗩吶、功夫茶雜技,以及MR.I 最推薦的滾燈。

我想特別介紹一下「滾燈」。這出劇叫《皮金滾燈》,是川劇小醜劇中的經典之作,也是川劇中久負盛名的獨門絕活,與變臉、噴火並稱為川劇的三大絕活。

「滾燈」主要講的是男主角皮金是一個既愛玩麻將又十分怕老婆的“粑耳朵”,每次打完麻將輸錢回家,都要被老婆教訓。以前是罰跪,後來老婆覺得不新鮮,端了一盞油燈來讓他頂在光頭上,要他頂着燈隨音樂扭擺起舞、鑽板凳、翻跟鬥,還要跳在高凳上將油燈吹滅。

大概真的是辣椒吃太多,四川姑娘普遍都是性格如火,在家裏幾乎都是當家人,大小事都是辣妹子說了才算,而男人大多都是“粑耳朵”(怕老婆的意思)。

雖然這出表演極度地誇大真實的生活,但不得不說在細節上真的恰如其分地表現出了四川家庭裏四川妹子的刀子嘴豆腐心,四川男生的耍嘴皮愛面子又疼老婆,他們在生活裏碰撞摩擦交融而產生的如Tango般難以言喻的生活情趣。

如果你要去四川,除了九寨溝,除了熊貓基地,除了成都夜生活和四川美女,也不妨好好的去體驗一下這真正屬於四川的、回味無窮的一個半小時。

跟總爺糖廠不期而遇

某個週日午後,吃飽飯,在家裡有點悶…

Mr.I 胡亂提議說:我們開車出去晃晃吧…

Ms.J 隨即附和:好啊好啊…

然後,兩個人不約而同的說:那要去哪裡(尷尬)….

Mr.I 想起前一天文學講壇上介紹的土溝村美術館,隨即脫口而出:要不然我們開車去白河好了…

然後,兩個人開車出門了…

但,我們並沒有去白河,沿著台一線往北走,到了隆田,突發奇想,沒去過隆田酒廠,因此不假思索就彎進去了(!!),沒什麼逛的(就如同台灣多數的觀光工廠一樣…)…

吃了一根有酒味的冰棒,然後,Mr.I 又不按牌理出牌的說:我們好像沒去過麻豆耶(也沒去過白河啊…)!!

所以就往麻豆這個背離白河的方向去了…

本文的內容從現在才正式開始,瞎晃瞎晃,讓我們”撞”到了總爺糖廠去了…

總爺藝文中心

前幾天才在回頭台南的Facebook上分享過想去總爺看木質創作展,沒想到,在意外的情況下,我們真的來了…

經過總爺糖廠的第一眼,我們都覺得這個地方不錯,適合下車走走(因為我們真的沒有目標,總不能這樣就開車回去了…)…

而總爺糖廠已經變成了總爺藝文中心,有那種日本時代糖廠的味道,卻改裝的有文化的氣息,綠意盎然的草皮,古樸的榕樹以及掛滿果實的龍眼樹,紅磚造搭上深色木材日式的平房,裡面正展示著顏水龍紀念館以及木質創作展…

顏水龍紀念館

正在展示中的,都是我們兒時的工藝,竹片編織、木工傢俱等,只是有了一些新的樣式風格,其實這就是台灣需要的老酒新瓶,我們有很多非常有傳統的技藝,卻因為老一輩凋零而逐漸失傳,而這些東西非常值得被重新改造創作並給予新的生命(而這樣也許還不夠,還需要有新的賣法)…

總爺藝文中心

胡亂地逛了一遭,我們有了一個共同的感受,這個地方,我們以後應該會常來,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