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染初體驗

「我想就慢慢把我染布的這些東西全部教給你…」
「哇,那我真是太榮幸了!」
「有什麼好榮幸的啊?!大家朋友這麼多年了,我把它帶到棺材裏面去有什麼用啊?」
大叔(雖然朋友多年,他跟我父親同歲,在這裏還是用大叔來稱呼他比較恰當)坐在我的對面,笑呵呵地說。

「學各種無用失傳的老手藝」是我一直想卻無實際進度的計劃,有人想學,但未必有人肯教。遇見一個保藏老手藝的人就已不易,還願意沒有任何回報的傾囊相授,那絕對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事情。

水煮、調色、浸染、翻滾、清洗、晾曬…

「相信我,我手染這麼多年,只有當你的心真正平靜下來,心無雜念的時候,調出來的顔色,最後呈現出來的效果,才會是最漂亮的。」大叔這麼說。

認真而單純的對待事情本身,而不要去在乎事情可能會帶來的各種慾望(比如名聲、金錢),真正地享受每一件事情的過程,我們正一直努力著。

曾經的廢棄的大樓-五層樓仔

以前每次經過,總覺得為什麼這麼精華的地段卻站立了一棟陳年的廢棄大樓,而且好像沒有要整理的意思…

身為台南人,內心總是感嘆:台南市容就是這樣才會如此殘敗不堪…

後來進入到文創相關產業,才知道這廢棄大樓是數十年前大名鼎鼎的五層樓仔,當年中正路這一帶號稱台南銀座,而其中最著名的正是這個林百貨…

Hayashi-1

終於,這個週末林百貨重新整建裝潢招商後再度開幕了,這棟五層樓仔跟其斜對角的土地銀行大樓,就好像兩個老兄弟,一同相互陪伴歷經滄桑,也見證了台南近代的發展…

Hayashi-2

選在它重新開幕後的第一個週一午後,想說上班天且天氣熱比較沒有人造訪,沒想到…還是排在隊伍中…

不是我們印象中的百貨公司,而是一種古今融合的感受,頂樓還有一個當年神社的遺址…

Hayashi-3

林百貨,真的幫台南做了一個大大的加分,是到台南必來的地方,甚至是我心目中台灣百貨公司的第一名…

慢慢來,比較快

磅礡午後雷陣雨後的台南小鎮

仿佛一切都慢了下來…

Mr. I:

回到台南還不到一周的時間,這個地方比我想像中的還陌生(這可是我從小成長的地方呢!!),我所面對的第一個挑戰,就是重新學著適應台南的生活…

其一,在上海的生活是以小時為單位,什麼事都幾乎是馬上、即刻,回到台南,變成以周為單位,什麼事情都是這個大約一周,那個可能要兩周…

其二,在上海,買菜、買肉、買日常用品,甚至買樹,包含我們的老狗Mr.S,都在網路上下單搞定之後送貨到家,在台灣,似乎都要出門,還不一定能買到稱心如意…

不過,有一句話,慢慢來,比較快,這也正是我回頭台南的本意…

Ms. J:

我在網上說「臺南的節奏太慢了」,大家都問「有成都的節奏慢麼?」,實話是「比成都還慢很多啊…」。

跟Mr.I的師母聊天時,她說「那時候我從紐約回來臺南的時候,也是這麼覺得,怎麼整個城市好像都停擺一樣…」,雖然時隔三十多年,這種感受在不同時代,竟然一點都沒有改變。

雖然我們的初衷就是希望把節奏放慢下來,迴歸生活本身,但突然從一直都在以X4快進的狀態突然被X8地長時間放慢,整個人都覺得不對勁起來。

「不好意思,您買的東西最快要下週二才能給您送過去,請問可以嗎?」OS:5天?!…我可以說不可以嗎…
不過就隔兩條街,到家裏量個尺寸,一等也是3天;
日曬三竿,一整條街的店都還沒有開門;
晚上7點才開門的店,隔三差五才開門的店,想吃得碰運氣的店…

在實現和享受真正的「慢」生活之前,我們需要的改变,不只一点点。

Mr. S:

內心很不爽的OS:我還要在中興大學獸醫院的狗籠隔離將近20天…

旺旺旺旺….

One Way Ticket

One Way TicketOne Way Ticket

在港龍地勤人員的帶領下,趕上了飛往高雄的班機,找到位置坐下,鬆了一口氣。
我望著窗外,跟一旁的Ms.J說了一句話:「這是誰出的餿主意?!」兩人默默對視了一秒鐘之後一陣狂笑,掩蓋了兩人內心的忐忑不安。

在上海的最後那幾天,如果不是配合Mr.S的時間,我其實歸心似箭,而此刻…五味雜陳。

Mr. I:

在大陸幾個城市闖蕩遷徙了將近十年之後,我終於踏上了回台南的歸途,這是多年以來,我唯一買過的單程機票…

事實上,我離開台南生活的時光,遠遠超過十年,大學的四年,臺北的四年多工作,加上期間往返於歐美長途且長時間的出差,嚴格來說,我離開自己的家鄉應該將近二十年了吧,在我過去的人生超過一半都不是在台南,這個我生長的地方…

沒想到多年之後,我終於回來了,而且不是一個人回來…

Ms. J:

雖然每隔四五年,命運總是會帶著我去往更遠的他方。但跨越海峽,仍舊超越了我所有的想象。

對Mr.I來說,這是回頭的旅程,對我來說,這是轉角的冒險。

人生沒有方向的人,去哪裡都是逃離,內心有方向的人,在哪裡都是追尋。

人生本就是一張單程票,吾心安處便是家。

不是路太遠,而是該轉身了…

冬天,夕陽西下,拍攝於臺南市新化區的虎頭埤

不知為何,我心中一直有一個願望,我希望我的生活跟”錢”的關係越少越好,每每跟別人提起,總被認為是異想天開,甚至還有不少朋友好心的開導我,總之希望我不要想不開…

這些年一直在外,為了更好的生活打拼(內心OS:其實就是想賺更多錢,用錢來彌補生活中的欠缺以及安全感),漸漸能體面,活著純粹只是為了賺錢好像沒有那麼的快樂,證明自己做得到就夠,因而心中開始思考,是不是該轉身回到台南(這個走遍許多地方我一回頭才發現最美麗的地方),重頭開始,過自己選擇的一種低欲望的生活…

我覺得人生就是要好玩,只要餓不死,就要不斷的折騰,要不停的挑戰,才會不虛此行,我就是停不下來,無法過安逸平順的日子…

更何況人生在世,不論是生活還是生存,做就對了,自然會找到出路…

上次回台在高鐵雜誌上,看到一句話,深有所感,就好像我正在跟作者對話一樣:

人總是,走遍千山萬水之後,
才開始迷戀家鄉的星空。

我在這後面自己加上:

曾經一心遠走他方,
如今滿滿的行囊,
我,回頭台南…

嗯,沒想到,真的要回來了,當年離開的時候,料想不到的事情…
(Stupid的OS:記得帶我回家…)

一切就是從這隻狗說起

all about this dog

朋友問:在上海賺得多、過得好,為什麼想回台南啊??
Mr.I說:都是他啦(指著地上的Stupid)…伴隨著內心的OS:這是第N個好意想勸退我的朋友(甘心)…
Mr.S內心OS:XD…最好都是我啦,明明就是自己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