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瘋狂的事

IMG_2547

夜間拜訪完客戶回家的路途上,不知聊著什麼,MS.J突然問了後座的A小姐一個問題,「你這輩子做過最瘋狂的事是什麼?」…

A小姐回答到:「我環島過兩次,一次騎腳踏車,一次騎摩托車。」

然後MS.J 補充說:「嗯,以後我們公司要面試新人一定要問這個問題…」

回到家後,MS.J 跟MR.I 說:「你做過最瘋狂的是什麼呢?」

MR.I 思索了一下心理得意的回答:「很多耶,比如說20出頭就環球出差兩次,30出頭還用將近4個月環遊中國一周,還有沒帶多少錢就自己跑到上海跟朋友合夥創業。」

MS.J好像心理已有答案,冷冷的回答:「你知道嗎?以前覺得自己的瘋狂事很多,什麼離家出走被公安局押解回家,什麼國中帶領全班同學罷課抗議,什麼踢足球、當鼓手組樂團…都遜掉了,我覺得我正在經歷我人生中最瘋狂的事,嫁給一個台灣人,還跟他一起放棄百萬年薪(RMB),然後來到人生地不熟講話又聽不太懂的台南鄉下!」

MR.I 心想到「也對喔,這件事對我也夠瘋狂的了。」兩人又哈哈大笑了一回…

其實做過最瘋狂的事又何止我們倆,一旁呼呼大睡的MR.S一定會說:「哼,我兩個月的時候就莫名其妙的坐飛機到成都,之後又被空運到上海,最後竟然來了台灣!這對一隻狗來說,才叫做瘋狂吧!」

也許,還會有更瘋狂的事在後頭,這就是我們的生活…

對於呼吸著的每一天,我們要的不多,不奢望花不完的財富,而是認真的活著, 回歸生活最原始的本質,用一生探尋生命的真諦。

Change Face

川劇

多年前MR.I還在成都工作的時候,每每公司有遠方的客人來,都會安排晚上到文化公園的蜀風雅韻劇場看一場一個半小時的川劇表演,而我們在地人,經常會說,「那有啥好看的。」甚至還帶著一點在地人見怪不怪的口吻,覺得那是外地人才會在乎的把戲。

身為四川人,離開了四川多年,竟然在來到台南以後,才因緣際會第一次在自己的家鄉看了一次真正的川劇表演。


川劇變臉和目前最吸眼球的創新表演-變身

看完表演出來,伴著夜色,MR.I 問我「好看嗎?」,我拼命的點著頭。在這快兩個小時的時間裏,我幾乎每一分鐘都為這些表演和這些藝術家所折服。

大多數人的印象,川劇就是變臉,但其實那只是川劇裡面的一小小部分,變臉是這一個半小時的最後壓軸,伴隨著噴火以及目前最吸眼球的創新表演-變身,而在這之前,還有川戲(以四川話唱)、木偶傀儡戲、手影、南胡、嗩吶、功夫茶雜技,以及MR.I 最推薦的滾燈。

我想特別介紹一下「滾燈」。這出劇叫《皮金滾燈》,是川劇小醜劇中的經典之作,也是川劇中久負盛名的獨門絕活,與變臉、噴火並稱為川劇的三大絕活。

「滾燈」主要講的是男主角皮金是一個既愛玩麻將又十分怕老婆的“粑耳朵”,每次打完麻將輸錢回家,都要被老婆教訓。以前是罰跪,後來老婆覺得不新鮮,端了一盞油燈來讓他頂在光頭上,要他頂着燈隨音樂扭擺起舞、鑽板凳、翻跟鬥,還要跳在高凳上將油燈吹滅。

大概真的是辣椒吃太多,四川姑娘普遍都是性格如火,在家裏幾乎都是當家人,大小事都是辣妹子說了才算,而男人大多都是“粑耳朵”(怕老婆的意思)。

雖然這出表演極度地誇大真實的生活,但不得不說在細節上真的恰如其分地表現出了四川家庭裏四川妹子的刀子嘴豆腐心,四川男生的耍嘴皮愛面子又疼老婆,他們在生活裏碰撞摩擦交融而產生的如Tango般難以言喻的生活情趣。

如果你要去四川,除了九寨溝,除了熊貓基地,除了成都夜生活和四川美女,也不妨好好的去體驗一下這真正屬於四川的、回味無窮的一個半小時。

跟總爺糖廠不期而遇

某個週日午後,吃飽飯,在家裡有點悶…

Mr.I 胡亂提議說:我們開車出去晃晃吧…

Ms.J 隨即附和:好啊好啊…

然後,兩個人不約而同的說:那要去哪裡(尷尬)….

Mr.I 想起前一天文學講壇上介紹的土溝村美術館,隨即脫口而出:要不然我們開車去白河好了…

然後,兩個人開車出門了…

但,我們並沒有去白河,沿著台一線往北走,到了隆田,突發奇想,沒去過隆田酒廠,因此不假思索就彎進去了(!!),沒什麼逛的(就如同台灣多數的觀光工廠一樣…)…

吃了一根有酒味的冰棒,然後,Mr.I 又不按牌理出牌的說:我們好像沒去過麻豆耶(也沒去過白河啊…)!!

所以就往麻豆這個背離白河的方向去了…

本文的內容從現在才正式開始,瞎晃瞎晃,讓我們”撞”到了總爺糖廠去了…

總爺藝文中心

前幾天才在回頭台南的Facebook上分享過想去總爺看木質創作展,沒想到,在意外的情況下,我們真的來了…

經過總爺糖廠的第一眼,我們都覺得這個地方不錯,適合下車走走(因為我們真的沒有目標,總不能這樣就開車回去了…)…

而總爺糖廠已經變成了總爺藝文中心,有那種日本時代糖廠的味道,卻改裝的有文化的氣息,綠意盎然的草皮,古樸的榕樹以及掛滿果實的龍眼樹,紅磚造搭上深色木材日式的平房,裡面正展示著顏水龍紀念館以及木質創作展…

顏水龍紀念館

正在展示中的,都是我們兒時的工藝,竹片編織、木工傢俱等,只是有了一些新的樣式風格,其實這就是台灣需要的老酒新瓶,我們有很多非常有傳統的技藝,卻因為老一輩凋零而逐漸失傳,而這些東西非常值得被重新改造創作並給予新的生命(而這樣也許還不夠,還需要有新的賣法)…

總爺藝文中心

胡亂地逛了一遭,我們有了一個共同的感受,這個地方,我們以後應該會常來,哈哈…

第一次站上故鄉的講台

離開了新化近二十年,這天,我以一個鮭魚返鄉者的身份參加了在地楊逵文學館的分享會,第一次站在故鄉的舞台上跟同好們分享我認為農村文創該走出一條什麼樣的路,有點緊張,不是因為站在講台前,而是這是我從小到大,第一次在自己的地盤公開地闡述我的理念…

DSCF0764

DSCF0773

其實,文創不是概念,不是復古的包裝,不是一座空有其殼的觀光工廠,也不是擺在百貨專櫃上的冰冷商品,文創是一種沿襲傳承下來的生活習慣、生活態度,更是一種生活智慧…

我們所要做的只是讓它妥善地傳承下去,甚至將他介紹給更多的世人,畢竟我們都是過客…

P.S. 有機會可以來新化看看老街,逛逛楊逵文學館,來一趟文學之旅喔~

DSCF0762

一場四千人的「快閃」

「什麼是廟會?」
「……」
「不就是舞龍舞獅?」
「……」

在我的記憶裏,我從來不知道廟會是什麼(那些收門票的所謂的廟會就不要提了,好嗎…)。

前一晚門外路口突然出現好多人,原本零星路人的馬路上,突然在夜色越暗時越發熱鬧起來,然後在噼裏啪啦的鞭炮極致喧嘩後,迅速地迴歸了平靜。

「明天會有廟會,聽說會來四千人。」
「四千人?!」

早上起來,馬路一如既往地保持著它的冷靜,行人依舊零星。直到傍晚的一場大雨後,伴隨著音樂,人群從四面八方突然湧來,把這個諾大的路口給塞了個滿滿當當。

一個小鎮,因為一場廟會,突然變成了完全不一樣的模樣。
新化廟會

新化廟會

新化廟會

新化廟會

新化廟會

新化廟會

兩個小時後,人潮散去,連地上鋪滿的鞭炮渣也都很快消失不見,馬路在瞬間就散去了剛剛的熱火朝天。

我看著空蕩蕩的路口,剛才那些對我來說各種新鮮又驚奇的畫面,好像只是一場在傍晚時分發生的、聲勢浩大的白日夢。

Mr. S:

什麼「快閃」?明明就很久好不好!我可是叫了整整二個多小時呢……汪汪汪,汪汪汪……

熱带生活

炙夏

抵達台南的第一件事,就是買了擦臉和身體的防曬霜。在此之前,我是一年四季從不擦防曬,夏天也不打傘的人。自從去年10月在台灣短短2、3天仍就被曬成黑妞,在台灣長期生活,防曬就變得刻不容緩。

Mr.I:沒關係啦,反正以前你也曬很黑的呀!
我:那是因為我有冬天可以白回來啊!在這裡,我大概只有一路黑下去的可能,根本連白回來的機會都沒有啊……

雖然多年來一直在遷徙,住過不少城市,但都在亞熱帶裏徘徊,一年四季分明,夏天時總是懷念著冬天的寒冷,而冬天又總是希望來年的夏日趕緊到來,南北迴歸線之間熱帶常年的炙烈和南北極圈內寒帶四季的酷冷就成為短暫旅行裡再新鮮不過的體驗,或想像中不切實際的邊緣世界。

來到北迴歸線以南生活一個月之後的某個時刻突然回神,發現自己竟然已經真實地置身於熱帶之中,而「赤道」「非洲」「黑人」伴隨著「熱帶」這個詞在腦海裏接踵而至,卻跟眼前視野裡的世界大相徑庭。

每每有人問我在這邊生活有什麼不習慣時,答案裡總會有的就是「台南真的太熱了!」,而這樣的答案一出,所有人都會問「上海應該更熱吧?!」我變成了從最低溫零下十幾度來到南方一直說著南方的冬天有多冷的北方人。

大學時候很多北方來的同學,他們都還在秋天的時候就早早地穿上了秋褲,入冬之後穿上毛褲的比比皆是,我們都很難理解他們嘴裡南方的冬天到底比冰雪覆蓋的北方冷在哪裡。

上海的夏天之於台南的夏天,就像北方的冬天之於南方的冬天,有著道不盡的「汗」暢淋漓。我甚至覺得在台南的這一個月裡,把我人生前30年的汗水都流完了。

小鎮夜市

ㄙㄟˇㄧㄚˇㄔㄧ(逛夜市)是台灣生活必不可缺的小確幸,因為這裡應有盡有…

IMG_1906

新化雖然小小的,但每週還是有兩個夜市,但擔心吃的東西不衛生,從小,爸媽不太想要我們到夜市亂吃東西。

也許是這個因素,加上經年累月都不在台灣,因此每次回到台灣,都很想去逛夜市,然後到處亂吃。

IMG_1910

從6月回到台灣定居,除了去逛過一次花園夜市外,新化在地的夜市我終於第一次來,事實上,自從這個夜市’搬家’之後,我可能也有十多年沒有來過。

MS. J眼尖的發現了一個很有趣的現象,在大陸,到處都是台灣香腸、台灣手抓餅、台灣鹽酥雞,而在這個小鎮夜市裡,居然有三家掛著“上海”招牌的小吃,小上海香酥雞、上海滷味、上海雞排等,這種感覺,就好像蒙古沒有蒙古火鍋,四川沒有川味海鮮…一樣的稀奇。

IMG_1908

外來的和尚會念經,或許掛上了一個外來的名稱,就會變得很好吃吧。

創業即生活

人活著,沒有一個事情做,總覺得生活中缺少了一些東西,更何況是在從小生長的地方,多數的鄰居都知道你是誰,那更不能每天無所事事…

對於我,沒有折騰一下,更覺得好想渾身不對勁…

就這樣,回到台南將近一個月的左右,我把公司以及辦公室都弄得差不多了…

IMG_1891

IMG_1892

IMG_1896

其實沒有什麼大志向,回來就是想過不一樣的生活,只是想如果能夠幫助台灣的這些中小企業,幫助他們把品牌定位做好,把商品管理以及形象做好一點,同時又透過電子商務來幫他們開拓國際市場,何樂而不為…

就這樣,我又開始了新的創業生活…

也歡迎大家來看看我們新公司的網站(JustV),了解我們所提供的服務,當然也歡迎一起來探討品牌以及電子商務喔~

Kendell Beckwith Jers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