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長的路上,總有光!

風信子

半夜突然襲來的整個房間的搖晃,門窗玻璃哐噹直響,半夢半醒的思緒被毫無懸念地拉回了512大地震時的成都。第一次經歷地震不知者無畏的Ms.J和經歷過921大地震假裝沈著的Mr.I,每天帶著完全不諳世事、沒有神經的Mr.S,在成都無所事事地穿街走巷(因為地震全城大停擺了一週)。

一年後,我們仨盲目地從成都出走上海,從慘淡到愜意。如果真的要細細地去回顧我們在上海是如何度過了那段創業失敗積蓄花完的幽暗日子的,生活是如何發生了轉折,其實我們自己也說不清楚(所以不要輕易相信那些成功人士的總結,大多都不過為了總結而得出的所謂金玉良言…),橫衝直撞中,總算是扒開了屬於我們自己的一片天,Mr.S的口糧也從寶路伴豆瓣醬升級到了香噴噴的皇家。

和出走上海不同,回頭台南經過了一年多的深思熟慮,時間長得所有人都懷疑’回頭台南’這件事發生的機率還有多少時,回頭不過就是一念之間就發生的事,吃驚了所有人。

但殘酷的現實是:在上海優哉游哉日子裡規劃出的台南生活,一丁點兒都沒有派上用場,這裏的步調、生活習慣、創業環境、溝通方式對已經離家二十幾年的Mr.I和從未在這裏生活過的Ms.J和Mr.S來說都是陌生得格格不入。

所有的一切都再一次從零開始:重新調整生活步伐,調整心態,調整作息,調整創業方向,困惑茫然中不斷地提醒自己不忘回頭的初衷,踉踉蹌蹌中,終於開始慢慢擲地有聲地落拓前行。

我們仨在一起這8年多,一起走了好遠,一年年的風雨,一場場的硬仗,還有舒適甜蜜的糖衣炮彈,都還沒能磨掉我們仨的稜角和偏執(Mr.S還是那麼史…),還能在這個快速浮躁的年代,繼續心如明鏡地去相信,理想主義很重要,內心價值很重要,對生活的堅持很重要,那些跟生計無關的看似無用的東西也都很重要,它們是這長長路上,一直在前方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