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S 傳奇般的前半生

與 Mr.S 的初次見面是在 skype 的視頻聊天,當時他才兩個月大,Ms.J 在 eBay 上面找到了他,原本想要一個妹妹,結果只剩下弟弟,幾天後,他就自己搭飛機來到成都機場,被 Ms.J 接了回家。

stupid-1

2008 年,512大地震的時候,我們幾個同事帶著幾隻狗,只要聽到地震的預警,就到處流浪,Mr.S 也許是“感應”到地震將至,在地震之前把屋裡的水泥牆幾乎挖了一個洞。

2009 年,因為我們遷徙到上海創業,Mr.S 再度被“推”上飛往上海的航班,那天晚上,我們在機場等了四五個小時,幾乎到了晚上11點才接到他。

在上海的這五年,Mr.S 是我們家裡,唯一有上海戶籍的(狗證,當年一年 1000 元 RMB 的代價),並獲得了他身體裡的第一個晶片。

stupid-3

去年(2014)初,隨著回頭台南的規劃,我們開始找尋把 Mr.S 帶回台灣的各種方法,包含了小三通走私,後來覺得這是拿 Mr.S 生命來冒險放棄,雖然代價不菲,最後我們還是選擇了時間比較長的過境香港的方法。

先是他的血清被送到英國的實驗室化驗,半年後我們離開上海回台南的同一天他被接送飛往深圳,過境並落戶到香港,打了香港的晶片(這是他身上第二個晶片),然後等著搭飛機回到桃園。

stupid-5

那天晚上,Ms.J 搞錯了機場,I&J 兩人在台中清泉崗機場苦等了很久,才得知 Mr.S 抵達的是桃園機場!於是我們隔天在中興大學隔離室才再次見到了 Mr.S 。Mr.S 小小的心靈應該受到了極大的創傷,幸好他天生神經比較大條,在中興大學隔離區的冷氣房間裡 happy 地度過了他在台灣炎炎夏日的初體驗。他的身分再次發生了激變,從一隻香港狗變成了台灣狗(又多了台灣的晶片,他的第三個晶片)。

經過了 21 天的隔離觀察,不知是飛行的時候還是隔離的時候,Mr.S 的門牙掉了兩支,成了漏風狗,但也終於和 I&J 一起回到台南,展開了他“好狗命”的晚年生活。

stupid-4

接下來還會發生什麼大事呢?讓我們繼續看下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