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了,2014

一直糾結這樣的制式化總結是不是真的必要,拖到了最後一天的最後時刻,還是來寫一寫,尤其從6月到台灣後就已沒有更新博客(心有餘而力不足),總是該為自己的2014簡要地寫些什麼,而且今年怎麼樣也算得上是人生轉角的一年。

上海五年,生活從開始的格格不入到最後的愜意愉悅,時間還是最大的功臣。今年剛開始的時候,完全沒有預料到生活將會發生怎樣的改變,一切都順其自然地發生。

把一段7年的感情收官為正,將漸入佳境的生活告一段落,遷徙到跨海之隔的對岸生活,這樣的改變雖然在料想之中,也是在意料之外,而原本臨走前計畫要半退休的台灣生活,最後卻因為身不由己而變得比過去都更操勞更累。

記得某一天艾先生跟我說:“不管怎麼樣,妳是在做一件很多人想都想不來的事——那就是在台灣生活。”我聽過不禁覺得說得真對,有多少人想盡各種方法都想要到台灣來生活,或體驗生活,學生擠破頭都想要來台灣當交換生,自由行的人恨不得可以把時間延長再延長,不能自由行的哪怕是走馬觀花也要跟著旅行團來匆匆玩上一圈……

可是生活就是生活本身,在哪裡其實都一樣,吃飯、工作、散步、看書、睡覺…我覺大部分的時間都不曾覺得我生活在一個有多麼特別的地方,雖然也有很多嶄新的體驗。我這麼說,很多人應該都覺得是我太疏忽於生活,其實在我看來,這才是生活,它只跟個人有關。

以前一直都說,生活是個陷阱,不小心就會墮落其中,現在隨時想起來,仍舊寒意陣陣。

守舊和堅持是台南這個城市獨特的氣質,我在這裏的生活仿佛時光倒流了好幾十年,我在這個城市仍舊還是一個外來者的模樣。

而,時間自有他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