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染初體驗

「我想就慢慢把我染布的這些東西全部教給你…」
「哇,那我真是太榮幸了!」
「有什麼好榮幸的啊?!大家朋友這麼多年了,我把它帶到棺材裏面去有什麼用啊?」
大叔(雖然朋友多年,他跟我父親同歲,在這裏還是用大叔來稱呼他比較恰當)坐在我的對面,笑呵呵地說。

「學各種無用失傳的老手藝」是我一直想卻無實際進度的計劃,有人想學,但未必有人肯教。遇見一個保藏老手藝的人就已不易,還願意沒有任何回報的傾囊相授,那絕對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事情。

水煮、調色、浸染、翻滾、清洗、晾曬…

「相信我,我手染這麼多年,只有當你的心真正平靜下來,心無雜念的時候,調出來的顔色,最後呈現出來的效果,才會是最漂亮的。」大叔這麼說。

認真而單純的對待事情本身,而不要去在乎事情可能會帶來的各種慾望(比如名聲、金錢),真正地享受每一件事情的過程,我們正一直努力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