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四千人的「快閃」

「什麼是廟會?」
「……」
「不就是舞龍舞獅?」
「……」

在我的記憶裏,我從來不知道廟會是什麼(那些收門票的所謂的廟會就不要提了,好嗎…)。

前一晚門外路口突然出現好多人,原本零星路人的馬路上,突然在夜色越暗時越發熱鬧起來,然後在噼裏啪啦的鞭炮極致喧嘩後,迅速地迴歸了平靜。

「明天會有廟會,聽說會來四千人。」
「四千人?!」

早上起來,馬路一如既往地保持著它的冷靜,行人依舊零星。直到傍晚的一場大雨後,伴隨著音樂,人群從四面八方突然湧來,把這個諾大的路口給塞了個滿滿當當。

一個小鎮,因為一場廟會,突然變成了完全不一樣的模樣。
新化廟會

新化廟會

新化廟會

新化廟會

新化廟會

新化廟會

兩個小時後,人潮散去,連地上鋪滿的鞭炮渣也都很快消失不見,馬路在瞬間就散去了剛剛的熱火朝天。

我看著空蕩蕩的路口,剛才那些對我來說各種新鮮又驚奇的畫面,好像只是一場在傍晚時分發生的、聲勢浩大的白日夢。

Mr. S:

什麼「快閃」?明明就很久好不好!我可是叫了整整二個多小時呢……汪汪汪,汪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