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瘋狂的事

IMG_2547

夜間拜訪完客戶回家的路途上,不知聊著什麼,MS.J突然問了後座的A小姐一個問題,「你這輩子做過最瘋狂的事是什麼?」…

A小姐回答到:「我環島過兩次,一次騎腳踏車,一次騎摩托車。」

然後MS.J 補充說:「嗯,以後我們公司要面試新人一定要問這個問題…」

回到家後,MS.J 跟MR.I 說:「你做過最瘋狂的是什麼呢?」

MR.I 思索了一下心理得意的回答:「很多耶,比如說20出頭就環球出差兩次,30出頭還用將近4個月環遊中國一周,還有沒帶多少錢就自己跑到上海跟朋友合夥創業。」

MS.J好像心理已有答案,冷冷的回答:「你知道嗎?以前覺得自己的瘋狂事很多,什麼離家出走被公安局押解回家,什麼國中帶領全班同學罷課抗議,什麼踢足球、當鼓手組樂團…都遜掉了,我覺得我正在經歷我人生中最瘋狂的事,嫁給一個台灣人,還跟他一起放棄百萬年薪(RMB),然後來到人生地不熟講話又聽不太懂的台南鄉下!」

MR.I 心想到「也對喔,這件事對我也夠瘋狂的了。」兩人又哈哈大笑了一回…

其實做過最瘋狂的事又何止我們倆,一旁呼呼大睡的MR.S一定會說:「哼,我兩個月的時候就莫名其妙的坐飛機到成都,之後又被空運到上海,最後竟然來了台灣!這對一隻狗來說,才叫做瘋狂吧!」

也許,還會有更瘋狂的事在後頭,這就是我們的生活…

對於呼吸著的每一天,我們要的不多,不奢望花不完的財富,而是認真的活著, 回歸生活最原始的本質,用一生探尋生命的真諦。

熱带生活

炙夏

抵達台南的第一件事,就是買了擦臉和身體的防曬霜。在此之前,我是一年四季從不擦防曬,夏天也不打傘的人。自從去年10月在台灣短短2、3天仍就被曬成黑妞,在台灣長期生活,防曬就變得刻不容緩。

Mr.I:沒關係啦,反正以前你也曬很黑的呀!
我:那是因為我有冬天可以白回來啊!在這裡,我大概只有一路黑下去的可能,根本連白回來的機會都沒有啊……

雖然多年來一直在遷徙,住過不少城市,但都在亞熱帶裏徘徊,一年四季分明,夏天時總是懷念著冬天的寒冷,而冬天又總是希望來年的夏日趕緊到來,南北迴歸線之間熱帶常年的炙烈和南北極圈內寒帶四季的酷冷就成為短暫旅行裡再新鮮不過的體驗,或想像中不切實際的邊緣世界。

來到北迴歸線以南生活一個月之後的某個時刻突然回神,發現自己竟然已經真實地置身於熱帶之中,而「赤道」「非洲」「黑人」伴隨著「熱帶」這個詞在腦海裏接踵而至,卻跟眼前視野裡的世界大相徑庭。

每每有人問我在這邊生活有什麼不習慣時,答案裡總會有的就是「台南真的太熱了!」,而這樣的答案一出,所有人都會問「上海應該更熱吧?!」我變成了從最低溫零下十幾度來到南方一直說著南方的冬天有多冷的北方人。

大學時候很多北方來的同學,他們都還在秋天的時候就早早地穿上了秋褲,入冬之後穿上毛褲的比比皆是,我們都很難理解他們嘴裡南方的冬天到底比冰雪覆蓋的北方冷在哪裡。

上海的夏天之於台南的夏天,就像北方的冬天之於南方的冬天,有著道不盡的「汗」暢淋漓。我甚至覺得在台南的這一個月裡,把我人生前30年的汗水都流完了。

小鎮夜市

ㄙㄟˇㄧㄚˇㄔㄧ(逛夜市)是台灣生活必不可缺的小確幸,因為這裡應有盡有…

IMG_1906

新化雖然小小的,但每週還是有兩個夜市,但擔心吃的東西不衛生,從小,爸媽不太想要我們到夜市亂吃東西。

也許是這個因素,加上經年累月都不在台灣,因此每次回到台灣,都很想去逛夜市,然後到處亂吃。

IMG_1910

從6月回到台灣定居,除了去逛過一次花園夜市外,新化在地的夜市我終於第一次來,事實上,自從這個夜市’搬家’之後,我可能也有十多年沒有來過。

MS. J眼尖的發現了一個很有趣的現象,在大陸,到處都是台灣香腸、台灣手抓餅、台灣鹽酥雞,而在這個小鎮夜市裡,居然有三家掛著“上海”招牌的小吃,小上海香酥雞、上海滷味、上海雞排等,這種感覺,就好像蒙古沒有蒙古火鍋,四川沒有川味海鮮…一樣的稀奇。

IMG_1908

外來的和尚會念經,或許掛上了一個外來的名稱,就會變得很好吃吧。

走鐘的二十一天

回到台灣“才”過了21天,重新適應台南生活的這段時間,每天都好像漫長的歲月。

為什麼說走鐘(台語)?走鐘簡單的解釋就是時鐘不準,如同我們這21天的生活,beta版測試中,尚未找到對的生活節奏,不是爆衝就是找不到方向…

對老狗Mr.S來說,也是,這21天後,他才從中興大學獸醫院的牢籠中解禁,回到未曾來過的台南新家。

中興大學檢疫舍

狗狗為什麼要被隔離21天呢?

如果人被有狂犬病的動物咬傷,那個動物如果20天之內(也有說10天)沒有發病死亡,那被咬到的這位老兄(或大姐)就安全沒事,因此從狂犬病疫區(Stupid從上海回來)來到台灣的貓狗(其他動物我不知道)都至少需要隔離21天(聽說也有被隔離180天),以示安全。

真的,回來生活的感覺跟之前單純回來度假差很多,尤其是心態…

幸運的是,今天起,我們終於在台灣團圓了,這將是一個嶄新的開始…

慢慢來,比較快

磅礡午後雷陣雨後的台南小鎮

仿佛一切都慢了下來…

Mr. I:

回到台南還不到一周的時間,這個地方比我想像中的還陌生(這可是我從小成長的地方呢!!),我所面對的第一個挑戰,就是重新學著適應台南的生活…

其一,在上海的生活是以小時為單位,什麼事都幾乎是馬上、即刻,回到台南,變成以周為單位,什麼事情都是這個大約一周,那個可能要兩周…

其二,在上海,買菜、買肉、買日常用品,甚至買樹,包含我們的老狗Mr.S,都在網路上下單搞定之後送貨到家,在台灣,似乎都要出門,還不一定能買到稱心如意…

不過,有一句話,慢慢來,比較快,這也正是我回頭台南的本意…

Ms. J:

我在網上說「臺南的節奏太慢了」,大家都問「有成都的節奏慢麼?」,實話是「比成都還慢很多啊…」。

跟Mr.I的師母聊天時,她說「那時候我從紐約回來臺南的時候,也是這麼覺得,怎麼整個城市好像都停擺一樣…」,雖然時隔三十多年,這種感受在不同時代,竟然一點都沒有改變。

雖然我們的初衷就是希望把節奏放慢下來,迴歸生活本身,但突然從一直都在以X4快進的狀態突然被X8地長時間放慢,整個人都覺得不對勁起來。

「不好意思,您買的東西最快要下週二才能給您送過去,請問可以嗎?」OS:5天?!…我可以說不可以嗎…
不過就隔兩條街,到家裏量個尺寸,一等也是3天;
日曬三竿,一整條街的店都還沒有開門;
晚上7點才開門的店,隔三差五才開門的店,想吃得碰運氣的店…

在實現和享受真正的「慢」生活之前,我們需要的改变,不只一点点。

Mr. S:

內心很不爽的OS:我還要在中興大學獸醫院的狗籠隔離將近20天…

旺旺旺旺….

One Way Ticket

One Way TicketOne Way Ticket

在港龍地勤人員的帶領下,趕上了飛往高雄的班機,找到位置坐下,鬆了一口氣。
我望著窗外,跟一旁的Ms.J說了一句話:「這是誰出的餿主意?!」兩人默默對視了一秒鐘之後一陣狂笑,掩蓋了兩人內心的忐忑不安。

在上海的最後那幾天,如果不是配合Mr.S的時間,我其實歸心似箭,而此刻…五味雜陳。

Mr. I:

在大陸幾個城市闖蕩遷徙了將近十年之後,我終於踏上了回台南的歸途,這是多年以來,我唯一買過的單程機票…

事實上,我離開台南生活的時光,遠遠超過十年,大學的四年,臺北的四年多工作,加上期間往返於歐美長途且長時間的出差,嚴格來說,我離開自己的家鄉應該將近二十年了吧,在我過去的人生超過一半都不是在台南,這個我生長的地方…

沒想到多年之後,我終於回來了,而且不是一個人回來…

Ms. J:

雖然每隔四五年,命運總是會帶著我去往更遠的他方。但跨越海峽,仍舊超越了我所有的想象。

對Mr.I來說,這是回頭的旅程,對我來說,這是轉角的冒險。

人生沒有方向的人,去哪裡都是逃離,內心有方向的人,在哪裡都是追尋。

人生本就是一張單程票,吾心安處便是家。

不是路太遠,而是該轉身了…

冬天,夕陽西下,拍攝於臺南市新化區的虎頭埤

不知為何,我心中一直有一個願望,我希望我的生活跟”錢”的關係越少越好,每每跟別人提起,總被認為是異想天開,甚至還有不少朋友好心的開導我,總之希望我不要想不開…

這些年一直在外,為了更好的生活打拼(內心OS:其實就是想賺更多錢,用錢來彌補生活中的欠缺以及安全感),漸漸能體面,活著純粹只是為了賺錢好像沒有那麼的快樂,證明自己做得到就夠,因而心中開始思考,是不是該轉身回到台南(這個走遍許多地方我一回頭才發現最美麗的地方),重頭開始,過自己選擇的一種低欲望的生活…

我覺得人生就是要好玩,只要餓不死,就要不斷的折騰,要不停的挑戰,才會不虛此行,我就是停不下來,無法過安逸平順的日子…

更何況人生在世,不論是生活還是生存,做就對了,自然會找到出路…

上次回台在高鐵雜誌上,看到一句話,深有所感,就好像我正在跟作者對話一樣:

人總是,走遍千山萬水之後,
才開始迷戀家鄉的星空。

我在這後面自己加上:

曾經一心遠走他方,
如今滿滿的行囊,
我,回頭台南…

嗯,沒想到,真的要回來了,當年離開的時候,料想不到的事情…
(Stupid的OS:記得帶我回家…)

一切就是從這隻狗說起

all about this dog

朋友問:在上海賺得多、過得好,為什麼想回台南啊??
Mr.I說:都是他啦(指著地上的Stupid)…伴隨著內心的OS:這是第N個好意想勸退我的朋友(甘心)…
Mr.S內心OS:XD…最好都是我啦,明明就是自己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