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媽媽返鄉了

DSCF0640

過去的三個月,是我們的人生中一個全心不一樣的體驗,雖然我們都算上 Mr.S 說是一家三口,但真正的一家三口,是這三個月的事情,如同上一篇文章提到的,小H來報道了,而這大大地改變了我們的生活…

在預產期之前,Ms.J 的媽媽 (就稱呼她牟老師好了) 提早一個月從四川來到台南 standby,小H 誕生了之後,幸好有牟老師的幫忙,不然,I&J 兩個人應該會經常抱著小H 痛哭,狀況很多,且好多事情,對我們來說都是第一次…

就這樣,在牟老師的參與協助下,Ms.J 有了四川家鄉口味的月子餐吃,小H 平平安安地度過了他人生的前兩個月,雖然之前提到心臟的問題,需要定期回醫院追蹤,但醫生很經典的說了一句話,只要體重有穩定正常的增加,就是最大的保證…

雖然每天照表操課,甚至,在滿月就不顧家人反對,I&J 一定要帶小孩子出門走走,直到現在,慢慢會跟著大人玩,咿咿呀呀的好像在說火星話,但…很快速,牟老師的三個月期限到了,下一次就必須明年才能過來,而,我們又進入了新的焦慮中…

接下來,會有什麼狀況發生?我們只想到了一首經典老歌…

Now I have children of my own

They asked their mother what will I be
Will I be handsome, will I be rich
I tell them tenderly

Que sera, sera
Whatever will be, will be
The future’s not ours to see
Que sera, sera
What will be, will be

總之,人生永遠不會有所謂準備好的時刻,走吧,學著過一家三口的生活…

P.S.
1. 更有趣的是 Mr.S,他居然會乖乖地守護在小H的床邊,而且小H哭的時候,他還會很緊張地看著他,哈
2. 本文照片中的老屋位於四川柳江的曾家大院,是 Ms.J 的外婆家的祖厝,當年文革時被充公…

今天領到了6000元

那天,就是預產期,陪著 Ms.J 痛苦了近20個小時,在產房裡,看著小 H 呱呱落地之刻,我呆了,一個小小的生命就這樣出現在我們面前,他不像 Mr.S (當然他是不可或缺的成員),而小 H 是個人耶,他未來會有自己的人生,但他也是我們一輩子的責任!

生命真的非常的奇妙啊…

henry-first-photo

經歷了在醫院幾天的新手父母初體驗,就在 Ms.J 情緒崩潰的次日,雖然小H出生後體重下降超過 10% ,以及心臟有一個 0.2 cm 左右的小洞,我們出院回家了…

這天,我來到了戶政幫小 H 上了戶口,想了將近 10 個月,還跟老爸討論之後,才把中文名字確認下來,我們回頭台南,又多了一個不一樣的 title,生活從此將多一個成員。

就如同我們會想要「反樸歸真」一樣,我們希望對自己的期許,也可以是未來帶給小H 的人生觀…

小 H,台南,是你在世上的第一個家,既然選擇來到這個世界,就要好好的生活喔,我們不期待你有多聰明,讀多好的學校,學多少種才藝,會多少國語言,將來賺多少的財富,過什麼讓人稱羨的生活,在人前多麼的風光,這些都不重要,我只希望你懂生活的意義,學會過簡單的日子,知道如何像蟑螂一樣在夾縫中求生存,進而找到自己安生立命的位置,當自己生命的棋手,而不是別人手中的棋子,這才有意義。

P.S. 台南市民新生兒上戶口第一胎還可領到6,000元獎金。

離開的比較多

IMG_4503

一轉眼,回來定居在台南,已經不是一件新鮮事了,一年又三個月,就這樣過了,之前預估我一年就會撐不下去重回上海的朋友,我們之間的話題,已經從「什麼時候要回來?」,變成了「這一年好不好玩?」,然後才是「什麼時候要回來?」

好不好玩!?

一…點…都…不…好…玩,而且異常的辛苦,但如果一開始就平平順順,那回頭台南的人早就多到沒什麼好說的了,但,我只能說,我們回來之前的初衷、理想沒有變過,我們知道我們要什麼,想要返璞歸真,想要純粹的基本生活,不想要 me 2 的模式,不想隨波逐流,所以,累,是因為我們還在投資、扎根的階段,no pain no gain…

當然,我們一定會懷念過去的美好!

那,這一年我們得到什麼?

我認為是看到了一些些的曙光,雖然還有待努力,但我們已經驗證了一些過去只停留在「想像空間」的事情,還有多了一個小朋友- Henry,XD…

而這一年,我們看到的是,越來越多的出走,不管是原本就在外的,還是原本就在台南的,出走的遠遠大於回來的,比例非常的懸殊,而且加速中,當然,我們能做的,就是給予最深深的祝福…

加油吧,人生是一連串的選擇,沒有對錯,但一定要衷於自己。

回頭台南一年記

oneyear

我們肩並肩坐在飛機上,一人扭頭問另外一人:這(回頭台南)到底是誰出的餿主意?!然後兩人嘻嘻哈哈地笑顏如花。
再次回想這個畫面的今天,兩人竟已回頭台南整整一年。

回頭台南之前,不論我們計畫了多久,計畫得多麼巧妙,多麼詳盡,這一整年都讓我們措手不及。

雖說這是「回頭」,但離開台南已經快二十年的Mr.I和在截然不同的社會環境中成長的Ms.J,回頭台南變得像是一場異地的大冒險,所有的計畫都是紙上談兵。

適應全新得陌生的環境,從新創業的舉步維艱,家人的意外,突如其來報到的小生命,剛剛覺得紮穩馬步就遭遇的滑鐵盧……我們所期待的所有生活的細枝末節,淹沒在這一次次的猝不及防裡。

一年365天,我們開始在這個曾經一度陌生的環境裡安然自得了嗎?我們真的「回頭台南」了嗎?

如果說這一年的考卷是「回頭台南」,我們應該完全不及格;
如果說這一年的考卷是「人生裡轉角的一年」,各種紛亂危機裡我們過得其實還不賴,歷險重重,故事滿滿。

創業的路總會風起雲湧,而即將出生的小生命又將再次打亂我們的全盤計畫。

誰知道明天將開啟的是怎樣的回頭台南的第二年,反正,沒有人是生活的行家。

還差17天

再過 17 天,就回到台南一年了,去年到了這個時候,我們在上海的行李正好都已經裝箱,等著快遞上門收件,準備先於我們回到台灣。

而房租租約也即將到期,因為不續租,我們在 Airbin 上找了一個在法租界的老平房住了幾天,一來是離走前感受不一樣的上海,二來等著 Stupid 辦完手續,確認回台沒有問題,我們才好安心離開。

這幾天,多事之秋,明明是夏天…

記得當時在上海要回來之前,一個前輩要我們收好返回台灣的單程票,他說「未來當你遇到什麼事情,徘徊猶豫的時候,拿起來看看,想想當初為什麼要做這個決定,這可以堅定你的信心,幫你走的更遠。」

回來之後,一直覺得,我好像用不到這招,我們心意已決,而且生性就是喜歡挑戰的…直到今天…

IMG_4661

回想我們的人生裡的每一段,都像走鋼索,又很像高速衝刺即將失速的列車,前方可能碰壁,但一轉身又可能掉到無底深淵。回頭台南,原本我們覺得是比較輕鬆的一種選擇,但其實比過往生活,勞心勞力的程度,有過之,非常過之!

尤其這幾天,感受至深…

但你知道的,困難永遠不會少,但辦法更多,就如同我拿起了去年的單程回程票,內心之激動,讓我自己都嚇一跳,「勿忘初衷」、「在逆境中想想美好的事物」,這才是我們回頭台南的真諦以及願想。

人生正是如此,不回頭的走下去,一直到看見「希望」的曙光…

紀念在我們生命裡短暫存在又消失的它

或許,生命裡有太多原本就不屬於我們的東西,偏偏地,一往而情深。

永遠都覺得時間很長,只有嘎然而止的那一刻才會明白,時間是會停止的。或者,任何事都沒有完全standby的狀態,沒有任何機會給你百分百準備,事情永遠在不知覺中降臨。

是,我們會哭,愛和死亡皆使我們失落,感傷,但也因此擁有更多不致崩潰的理由。

gabby

有一瞬間,我深覺有幸陪伴它走過一段,我們擁有美麗的記憶,我們付之彼此愛,這個瞬間,也在某種程度上,使我得救。而我們否認或
不願承認的時候,大抵只是沒有準備好如何去接納。

凡你選擇擁有,便有犧牲,往往如是。

身邊的人一直說啊,不要太傷心,對還在孕育的小生命不好,可是生命原本就是悲喜交加的啊,就算我們再怎麼迴避和假裝,酸甜苦辣總是會到來的,因為這個世界是真的不那麼美好,沒有什麼童話世界的永遠幸福,反而荊棘叢生,危險四伏,反而那些空洞又光亮的快樂積聚太多才會崩壞。

如果胎教真的有意義,那麼我希望他能感受並記得這樣的愛與痛,哪怕還會有如此失去的痛,也不吝惜與充滿溫暖真實的生命相愛。

原本期待它會陪伴你的成長好多年,但它只能陪你到這裡了。我們會永遠記得它,希望你也會記得它,在你生命最特別的最初所給予的無私的愛與陪伴。

一家三口突然變四口

I&J兩人從回到台南開始就一直在找米格魯,因為除了要回歸基本生活吧啦吧啦之類的外,回頭台南還有一個重要的目標,那就是要養一群米格魯,讓Mr.S當首領!

但台灣米格魯熱潮早就過去,I&J在尋遍很多途徑之後差不多已處於隨緣狀態時,它毫無預警地就來了。

IMG_4203

它被前主人養了幾個月,它的活潑嚇壞了前主人一家,於是,它成為我們新的家庭成員。(友情提醒:要養米格魯需謹慎!)

我們正式命名它為–嘎比,英文名Gabby,女,半歲,回頭台南的第四名家庭成員Ms.G就此誕生了!

希望它能跟Mr.S一樣,展開幸福有教養又傳奇的狗生。

長長的路上,總有光!

風信子

半夜突然襲來的整個房間的搖晃,門窗玻璃哐噹直響,半夢半醒的思緒被毫無懸念地拉回了512大地震時的成都。第一次經歷地震不知者無畏的Ms.J和經歷過921大地震假裝沈著的Mr.I,每天帶著完全不諳世事、沒有神經的Mr.S,在成都無所事事地穿街走巷(因為地震全城大停擺了一週)。

一年後,我們仨盲目地從成都出走上海,從慘淡到愜意。如果真的要細細地去回顧我們在上海是如何度過了那段創業失敗積蓄花完的幽暗日子的,生活是如何發生了轉折,其實我們自己也說不清楚(所以不要輕易相信那些成功人士的總結,大多都不過為了總結而得出的所謂金玉良言…),橫衝直撞中,總算是扒開了屬於我們自己的一片天,Mr.S的口糧也從寶路伴豆瓣醬升級到了香噴噴的皇家。

和出走上海不同,回頭台南經過了一年多的深思熟慮,時間長得所有人都懷疑’回頭台南’這件事發生的機率還有多少時,回頭不過就是一念之間就發生的事,吃驚了所有人。

但殘酷的現實是:在上海優哉游哉日子裡規劃出的台南生活,一丁點兒都沒有派上用場,這裏的步調、生活習慣、創業環境、溝通方式對已經離家二十幾年的Mr.I和從未在這裏生活過的Ms.J和Mr.S來說都是陌生得格格不入。

所有的一切都再一次從零開始:重新調整生活步伐,調整心態,調整作息,調整創業方向,困惑茫然中不斷地提醒自己不忘回頭的初衷,踉踉蹌蹌中,終於開始慢慢擲地有聲地落拓前行。

我們仨在一起這8年多,一起走了好遠,一年年的風雨,一場場的硬仗,還有舒適甜蜜的糖衣炮彈,都還沒能磨掉我們仨的稜角和偏執(Mr.S還是那麼史…),還能在這個快速浮躁的年代,繼續心如明鏡地去相信,理想主義很重要,內心價值很重要,對生活的堅持很重要,那些跟生計無關的看似無用的東西也都很重要,它們是這長長路上,一直在前方的光。